時間:錯綜的命運,命運的錯綜



图片

時也,命也。守時待命。
間隔,區別。
時間,在守時待命中區分出不同的境遇和人生。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
夕陽西下,光影斜拖著孔子的背影,憔悴而疲憊的聖人佝僂身軀,慢慢地沿著黃河岸上彳亍,身邊行人如織,沒有人注意到他的感喟和無奈。此時的孔夫子儼然如一個陌路人,事實上他也是一個陌路人,輾轉了多個諸侯國,卻沒有機會一展抱負,反而不斷還到排擠與打壓,其內心的苦悶只有他自己品味得到,不過,他目光如炬,堅毅而驕傲,是的,沒有什麼能打敗他,有的只是歲月的洗禮和內心的反思——這才是最強大的力量,這才是夫子最自信的源動力。
時間,在河面上順著陽光的方向流淌,點點閃閃,如同一個跳躍的精靈。
夕陽無限好。孔子突然就佇立在那裏,他的身影宛然一個巨大的雕像,河水似乎也被他震攝了,靜靜地默默的緩緩散開著。
“時間太快過了,而我現在最需要的是時間。”夫子心裏湧上了無窮的眷戀,“我需要改變,不能再這樣沉淪與奔波,時間不等人,而我所要做的,就是充分利用好時間,多教一些學生,多給他們一些有用的知識,為整個社會做更多的有益的事情。”
河水盪漾起來,轉動著漩渦,向著更遠的地方奔去。


五十而知天命。
天命,是兩個字:天與命。天,是自然。命,是命運,是規律。知天命,是明白要遵循自然的規律,掌握人生命運的變化。
大自然四時更迭春華秋實夏炎冬寒,循序漸進,是無法抗拒的,其實也是它的命運,自然界中的萬事萬物都有其自己的變化或規律,有著自身的命運的演化與變革;而人的內心思想活動是最為複雜與難以捉摸的,不同的時期不同的環境不同的人事都往往讓心境心情心緒變得不太一樣,從而影響著人的判斷與行動,造成人生中最基本的元素“選擇”的變化莫測,進而使人生的境遇發生了潛移默化進而大刀闊斧的變革——這些,其實都和自然是一脈相承的。
因此,禪宗一直以為孔子嘆息或激越的大談“知天命”,其實都只是在說五十歲的人應該學會與大自然一起共鳴。展開來說,即是:與大自然和諧相處,與他人相濡以待,與自己孤獨和應。


人類唯一無法征服的只有時間。


夫子的感嘆是人類最古老的無奈,而他的順應天命的理念,卻是一味良藥,苦而有效。
不必去征服時間,更不要屈服命運。三十而立,立下不屈的吶喊;四十不惑,執拗地實踐與努力;知天命的五十,則扼制了命運的咽喉,不再怨天尤人;六十而耳順,順的不再是只語片言,是自己的心態;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將自己交給自然,與自然主動融合,自然與我,物我合一,天尊我優天折我立。
這是何等的一種豁達與豪情啊!

從《詩經》中化出一個少女,天真率性;從《論語》裏走出一介書生,風流灑脫;從《春秋》迎面而來的是一個長者,睿智和藹——
而這些,都是夫子給與我們的最美好的祝願與希冀,他用這些文字構勒出中華民族的靈魂與氣質,刻畫了他理想中的烏托邦,讓后世無限遐想與嚮往。
而時間,恰恰是夫子心中永遠的痛與遺憾。


一回首,遠去的河水奔流到海,不再能掬一杯做為敬酒;一回首,昨日的車輪劍影,早已塵煙泯滅,沒有一絲淡淡的味道……不過,時間的長短,我們想忘卻忘不掉,想丟卻纏于身的,思想與靈魂彷彿都縈繞在身邊,殘忍而深刻。
日月逝矣,雖不我與。
留給我的,是經典中那一束微暗的光芒;我能抓住的,只有自己的心和微小的夢想;時間,在我的兩鬢白發間飛過,錯過了許許多多,獲取了這些那些……


生命無憾事,歲月有悲涼。


图片
107 ° 来自:PC 中国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偷取餘生閑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评论审核已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