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 ] ½的…完美…

½的…完美… . 处女座的我,真的是有点完美主义者的癖好,或者说有点偏执狂。尤其是在帮人装系统方面,我一定会用自己的方法,绝不会ghost了事,然后进行自己喜欢的配置和优化,达不到我自己的要求或效果,我都会闷头闷脑的花费精力、时间去解决,哪怕对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朋友。莲姐特了解我这点,每次我弄机器到吃饭时间,她都会对其他人说:“不要管赵老师了,我们先去吃,让他慢慢弄的!”其实,这就是完美主义者的表现吗?我感觉不出,只是觉得做事就要认真负责而已。   这没什么好不好的——我觉得我舒服就行,因为每次解决好了都能给我一种释然的快乐。

阅读全文 120 °

[ 图 ] 寒春●三月●时空

寒春●三月●时空 . 年华易逝。年华早逝。年华已逝。 又到三月。又到了这个乍暖还寒的时节。又到了我永远也走不出的遗憾与悲戚的三月天。 天,还是那个天。路,却越走越窄,尤其往心上的那条路,拥挤不堪…… 时间,也是有尺寸的吧?是否能窄到无限小,挤到避无可避,就会再也没有时间的存在? 时间和空间,在这一刻重复重合重置重叠…… 失去的,终将有所拥有。 比如,那似有却无,抓不住摸不着的思忆,总在失去后于夜深人静时挥动长长的锋利的镰刀刨开我的身体和情感,一点一点,深入骨髓,肢解我的魂灵…… 哽住喉咙。如影随行。 放下时

阅读全文 118 °

[ 图 ] 相逢·十八年

相逢·十八年 2000年4月1日,猝不及防,故乡的父亲突然撒手人寰,陌路阴阳;18年来,异乡的我抱憾凄凉,深夜常梦见与父亲相伴畅谈…… ——题记 奈何桥边 我立你卧 倒影成行 生与死的阻隔 很短也很长 伸出的双手 握紧长长短短的思念 飘来的身影 支撑我十八年现实的梦幻 曾经,你就是全世界 现在世界却只有我自己的模样 方向 测算着梦境里心和心的距离 距离 凝视固定的山长水远的方向 寒春三月的夜雨啊 湿润了 唐诗宋词中垂枝柳的摇晃 不期而遇的又一次对望 “儿子,保重,我走了……” “好的,父亲, 完成了

阅读全文 150 °

[ 图 ]

雪 家乡的老友说桂林有地方下雪了,让我思归的心更加炽热,郁闷的情绪也期冀着故乡的洗礼,而积郁的病痛也渴望故乡的风雨得以抚慰缓解……又想起92年刚大学毕业的那个春节的一场鹅毛大雪,到处一片白茫茫的景象,我和几个好友堆雪人、喝烈酒,欢歌笑语、热情洋溢,丝毫没有一点冰冷的感觉。而现今,在这个温暖如春又物质堆积的东莞,我却无法感觉到冬日暖阳的温馨以及那发自内心的舒畅…… 今天,打开以前和诗友写的诗歌卡片,竟然还发现每首诗的最下面还有日期,看着这些“古董”,让我沉醉在以前写诗的日子,那些爱与愁、乐与忧、激情与无奈的日子仿佛立体起来,我轻轻念了几首,心境也渐渐开朗与年轻起来:“即使所有的人都轻视我/我也不会

阅读全文 257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