叠韵,双悲—— “清代第一女词人”贺双卿词赏析

《捣练子●叹双卿》

天上来,春意悄,一剪梅花压软腰。沙浣溪头风浸月,凤凰台上雨化箫。

禅宗作于2020年农历2月初2

阳光普照大地,春光明媚,却只能宅在家中静待疫情退却。一方是春回大地,万绿盎然,一方却是久禁囵圄般,只有阳台能感受春的温暖。虽如此,却也有暗香浮动,桂花依然弥漫着它数月的芳香;新生的绿意在楼下遍布遍地袭来,芭蕉肥绿起来,凤凰树伸展出它嫩绿的枝儿,连那大叶榕树也在阳光与春风中抽出了翠绿色的微笑……
春天,一切都孕育着生机,嫩嫩的娇弱的新绿步步春生——步步春生,多么柔美感人而为人怜惜的初春景象啊!步步春生——“清代第一女词人”贺双卿的一句词句啊!
只是这样的春色,纵有太阳的温暖、大地的生机和你我的怜惜,却依然无法扶持无法拯救贺双卿那病弱的躯体和柔软的灵魂,如乍暖还寒的春雨,如冰雪消融的河流,湮灭了她的善良与坚韧,悲凉了她短暂却灵性的生命……

于是,今天再次将她只20年的生命里汇集了苦难与痛楚、悲凉与无助的16首词29首诗又看了一遍,悲从中来、不能自己,写下了《捣练子》一词,一叹二怜三悲……禅宗写的《捣练子》一词从双卿的16首词牌名中抽取而成:“春从天上来”、“一剪梅”、“浣溪沙”和“凤凰台上忆吹箫”,并将其悲惨的命运隐入其中。本词的大意如下:从阳光普照的上苍而来的春天,给大地带来了热闹而温暖的春意,但对于小双卿而言春天只是悄无声息的来悄无声息的走,那寒冬里的梅花依然被雪压弯了她瘦弱的腰身。半夜三更,溪涧里的她还在风中孤零零地洗着衣服,月亮清亮,却照不到她的心灵;凤凰台上凤凰游,可惜凤去台空江自流,悠悠的雨滴化成了呜咽悲切的箫声……
双卿啊,你让数百年后的我怜爱不已,你的才情你的容貌你的善良你的忠贞你的勤劳你的不屈,竟然如从天上而来的精灵萦绕着我的心魂,最终又化成一声声箫音,呜咽了我的咽喉我的情感!

不忍卒读!双卿的《春从天上来●饷耕》一打开,便有泪水漫过,便会悲叹她惨淡的命运,便总生起浓浓的散不尽的重韵叠哀:
紫陌春晴,慢额裹春纱,自饷春耕。小梅春瘦,细草春明,春田步步春生。
记那年春好,向春燕,说破春情。到于今,想春笺春泪,都化春冰。
怜春痛春春几?被一片春烟,锁住春莺。赠与春侬,递将春你,是侬是你春灵。
弄春头春尾,也难弄,春梦春醒。甚春魔,做一春春病,春误双卿。
这一首词给人第一印象便是出现了大量的“春”字,达29个之多,重复如此之众,却又如此应景应心,实在是神妙之极。词牌名“春从天上来”双调一百零四字,前段十一句六平韵,后段十一句五平韵。春,本是最美好浪漫的日子,但双卿以乐景写哀情,读者从中看到许多春景,如紫陌、小梅、细草、春燕、春烟、春莺等,却感受到另一种春意的哀怨:春瘦、春泪、春冰、春梦、春魔、春病等,乐景交织悲情,反反复复,尽管有如许多的重叠“春”字,哪有如何?在层层叠叠的情景交融之中,双卿一定忘记了劳累与心苦之悲,我们也忘记了读的是写春之词,只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里看到一个病怏怏村妇的辛苦劳作,在她呢喃与呜咽之中与她感同身受,命运为什么是如此的不公平!
双卿出生于贫苦农家,三岁旁听私塾,十岁已能填词作诗,及到十八年华时已成绝色美人,才华横溢,命运却在这个时候夺走了她的所有,痛爱她的父母双亡,她被叔父以三担米的代价嫁与一个莽汉村夫。丈夫不知疼惜之余,还在母亲的纵容与授意下,反复侵害双卿,即便她已被疟疾折磨不成人样,却依然劳累不止,稍有停顿便被责打,最终在20岁时香消玉碎,红颜薄命……或许,作诗填词是她在生命的尽头里是最快乐的事,让她忘记所有人间的苦难,在字里行间抒发她对丈夫的忠贞,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却改变不了她在那样的时代里悲惨的结局,甚至连她创作的笔被折断,纸张被撕碎,只得用粉或针在叶子上书刻……
这首词前段写双卿在春耕劳作所见所思:晴朗的春日,缤纷的纤陌之间,我在额头上裹着一条薄纱,独自一个人在春耕。那一株梅花细细的,仿佛将整个春天都映衬得瘦弱起来,小草却明晃晃地绿意盎然,田野里感受到一片片的春意。我却还记得多年前美好的春季里,一个小姑娘对着燕子述说心里的爱恋,说着自己美丽的春梦,似乎整个春天都是我的。可是现在呢?我想给春天写几个字,未写泪先流,那些抑止不住的痛苦,顺着满脸泪水都结成了冰冷的寒冰……
读到这里,双卿给我们描绘了这样一幅画面:草绿莺飞的田野,她劳作之中看到一个缩小的春天,天也变得小了,容不下她这样一个瘦弱的女人,而她的心里充满了美好愿景的那些梦幻也一层层破碎,仿佛如春如酥的初春寒雨,洋洋洒洒浸润她的心田……
本词的后段则紧接着前段的春的回想,反问春天:春天啊,你怜惜并疼爱的是谁呢?你又有多少的不如意和痛苦要加诸于我呀?那一阵朦胧的烟云袭来,迷糊了我的眼睛,我看不到未来;而我的灵魂在呼喊,却叫不出声音来……给予我美好的春天在哪里?传回给你春天吧,我的你的春天那美好与灵性都一去不复返了;春来春去是必然的,大梦醒来时却更加痛彻心扉,就像是春天这个恶魔,做了整个春季的病毒,是你呀,春天啊春天,是你耽误着我,是你伤害了我!
可惜,双卿在后段里直呼“春误”了她的生活与思想,但却没有信心与勇气走出这样悲剧的人生,春天,反复纠缠在她的心底,给她希望也给予她深深的绝望,给她欢乐更带来心灵的禁锢,给她温柔更有冷酷的伤害!捉摸不定的春天,通过她的千肠百结的反复呢喃,将现实与梦想之间的鸿沟描绘得如此清冷和孤寂,那29个“春”啊,你又有多少个能让我们的才女能温情入怀安然入梦?!
只有一江春水,流不尽的,春愁!

29个重叠的“春”,并不是双卿最为得意的作品,她的《凤凰台上忆吹箫 赠邻女韩西》才是她最具有代表性的词作,全词几乎全是叠字,却毫无做作痕迹,自然而伤感,“嘈嘈切切”恍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如若那“天涯沦落人”的江洲司马若听闻了必定“青衫湿”透:
寸寸微云,丝丝残照,有无明灭难消。正断魂魂断,闪闪摇摇。
望望山山水水,人去去,隐隐迢迢。从今后,酸酸楚楚,只似今宵。
青遥,问天不应,看小小双卿,袅袅无聊。更见谁谁见,谁痛花娇?
谁望欢欢喜喜,偷素粉,写写描描?谁还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
本词中“双字至二十余叠”,“其情哀,其词苦”,清代著名词评家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中这么评价,“易安见之,亦当避席。”什么意思呢?“中国第一女词人”易安居士李清照如若能看到这首词的话,也应该会自叹不如吧!李清照的《声声慢》词“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一连七叠词,悲凉的意境跃然纸上,曾经我叹息不止,认为再没有其他的词能超越了。但面对双卿这首《凤凰台上忆吹箫》却有些相形失色了,双卿表现出来那种悲凉的心境更加浓烈也更加打动人心。

《凤凰台上忆吹箫》是词牌名,双调九十七字,前段十句四平韵,后段九句五平韵,本词为变体。此首词是给她的好友邻居韩西所作,一叠三叹,抒发了她凄苦的心绪和离别的哀楚。韩西是双卿在夫家的好友,还有一首词写了她在疟疾发作病倒床头无人照理之时韩西送来饭菜的感激之作,可见两人情意相通、情同姐妹,这份姊妹情谊是她在生命的最后一程中莫大的慰藉。只可惜,韩西很快也嫁人了,与她分开,双卿重新又进入了黑暗孤寂的深渊,这首词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与心境下一气呵成,尽管用了二十余韵叠字,却丝毫没有一点矫揉做作的痕迹,自然而哀怨,像一首凄风苦雨中的哀歌,道尽了她短暂一生的不幸与悲凉!
这首词有三句是我特别推崇与喜欢的。
1、寸寸微云,丝丝残照,有无明灭难消。——寸,形容短;丝,形容轻、薄。在双卿的内心里,她只是一个小女人,一个如微尘般的人,这个世界不会对她有所怜悯和珍惜,她的生死和爱怨,只能像微弱的光线一样迷离。“有无、明灭”四字又显示了佛教对她的极深刻的影响,她曾教韩西诵读《心经》,自己也在词中提到诵《楞严经》的情形,她的忍让、善良和坚韧是很大程序上是因为佛教的作用与影响。
2、望望山山水水,人去去,隐隐迢迢。——这是我认为可以超越易安的词句,给人一种朦胧而凄婉的美感,一丝怅然若失又隐隐作痛的情愫,一缕淡漠却无奈无助无言无止的痛楚。平平淡淡的用词遣字,却营造出来“欲说还休”、一叠三叹的意境,是无数所谓的文人骚客都无法企及的高度与手法。出自双卿这样一位“村妇词人”之手,堪称一绝!
3、谁望欢欢喜喜,偷素粉,写写描描?谁还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乐境悲心,不忍卒读!两个妙龄女子一起多么欢乐,抹粉描眉,嘻笑愉悦,可是再没有这样自在的情景了再不可能有这样美好的时光了——这层层叠叠的词句,直白而自然的控诉,有谁能不悲从中来,它就像一声声催命的鼓声敲击她和读者的灵魂,就如一束束强光灼碎我们心中无限的怨忿,就似一首首凄然的哀歌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底,无尽的惋惜,无比的悲痛!

我一直以为纳兰容若的词旖旎生硬以致美感顿失,堆砌典故而了无意境,说他为“清代第一词人”或“清代柳永”实在言过其实,至少活佛仓央嘉措的艺术表现要远胜于他,假如贺双卿能活得长久一点,夫家可以让她创作自在一点,流传或保存的作品更多一些,“第一词人”真不知会是哪一位呢!
当然,也许有一些人说双卿的诗词格局小了一点,没有李清照那样“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豪气干云,事实上,双卿从小在贫苦农民家庭,没有过旅行漫游这样的“小资生活”,没有到过城镇没有见识过其他文人雅士,甚至连正规的学习都未曾有过,只是凭着对诗词的灵性感悟而作诗填词,不能以“格局”二字强加于人,毕竟她的诗词风格清奇自然,意象奇特浅白,取材遣字信手拈来也贴切鲜明,情感意境娓娓而至又哀怨缠绵,实在是一个诗词大家,“清代第一女词人”当之无愧!

《望江南》
春不见,寻过野桥西。染梦淡红欺粉蝶,锁愁浓绿骗黄鹂,幽恨莫重提。
人不见,相见是还非?拜月有香空惹袖,惜花无泪可沾衣,山远夕阳低。
这是我高中时从课外诗词题目中看到的,全诗语言浅显易懂,不必翻译都能感受作者的悲凄,只是那时没有网络,不知双卿何许人也,但,最后一句一直深深印刻在我的脑海,它给了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即是我极为推崇的唐初诗人王绩王无功的名句“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所描绘的景象,而双卿的“山远夕阳低”意境似乎更胜一筹,在黄昏时分,满眼的山峦叠翠,满眼的树木花草,朦朦胧胧,或隐或现,夕阳缓缓西沉,一个人站立余晖之中,空寂无人,心哀难以自抑……
这首词似乎是写她曾有过的苦恋,或是她自作多情的一段相思。但一切都随风而逝,春已不见,人亦不见,纵然遍寻苦觅,也只会有欺、骗与空、无,那些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伴随夕阳西下永远的消逝……
这里有双卿的一些传说,据说她和同村举人史震林由词而生情愫,但却始终“发乎情,止于礼”,虽然夫家将她当牛马奴役,却依然坚守其封建道德的底线,又让人生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悲叹,却也正好印证了她善良而坚韧的中国农村妇女形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世界观,每个时代都有自己鲜明的特色,不必苛责于她,设身处地想想,应该为她的忠贞点赞,为她坚毅的精神叫好!
当然,我们更应该感激同样品格高尚的史震林,正是他才没有让贺双卿的诗词完全流失,正是他才让我们在数百年之后依然能温婉地感受双卿独特而细腻的词意作法,正是他我们才能更深层次去理解中国文字所承载的痛苦与欢欣!

贺双卿词中还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就是将自己的名字“双卿”融入词句之中,仿佛是她喃喃自语、自伶自哀,包括最前面介绍的两首词的16首留存至今的词作里共7首高达9次重复之多。和鲁迅笔下的“祥林嫂”相似又截然不同。相似之处在于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甚至没有可以好好说上几句话的人,只能自言自语。不同的是双卿不会把感情积压在心底,她会在诗词中和自己亲密对话,没有人疼惜我,那么我就自己疼惜自己,自己在诗词的字词句里痴迷,忘却人世间的哀怨情愁……

孤独——独自恹恹耿耿,难断处、也忒多情。香膏尽,芳心未冷,且伴双卿。—《凤凰台上忆吹箫 残灯》
憔悴——镜里相看自惊。瘦亭亭。春容不是,秋容不是,可是双卿。—《湿罗衣》
凄凉——寒热如潮势未平。病起无言,自扫前庭。琼花魂断碧天愁,推下凄凉,一个双卿。夜冷荒鸡懒不鸣。拟雪猜霜,怕雨贪晴。最闲时候妾偏忙,才喜双卿,又怒双卿。—《一剪梅》
薄情——生受,新寒浸骨,病来还又。可是我、双卿薄倖,撇你黄昏静后。—《二郎神 菊花》
迷离——多情。满天坠粉,偏只累双卿,梦里空拈。与蝶招魂,替莺拭泪,夜深偷诵楞严。—《春从天上来 梅花》
无助——青遥,问天不应,看小小双卿,袅袅无聊。—《凤凰台上忆吹箫 赠邻女韩西》
失落——春头春尾,也难弄,春梦春醒。甚春魔,做一春春病,春误双卿。—《春从天上来●饷耕》
在孤独、憔悴、凄凉、薄情、迷离、无助、失落等情绪之中,她都轻唤自己的名字“双卿”,仿佛在自己跟自己低语细喃,读着她的诗词,读者也在心底唤着她的名字“双卿”,在和她对话在和她一起呼吸一起感同身受……

哦,我也轻唤一声“双卿”,你可曾听到?
哦,不愿你自顾自语,容我在三百年后,在纵横阡陌之间寻你的步子;不信你香消玉碎,准我于千里之外,在万家灯火之中想你的颜容……
哦,双卿……
“天上来,春意悄,一剪梅花压软腰。沙浣溪头风浸月,凤凰台上雨化箫。”——叹双卿

# 推荐文章

评论


:D 一言句子获取中...